《冥界的舞伴》冥界的河 第8章 调查 冥界的舞伴LOLI

《冥界的舞伴》冥界的河 第8章 调查 冥界的舞伴LOLI

时间:2019-08-12 00:07:04编辑:百小白

新书《冥界的舞伴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蹀躞乌鸦;风扬尘 等,主角钟树,沈启生,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就在昨天晚上,钟强又开始夜游,他听到那个声音又开始呼唤他。楼道里大概长年得不到阳光的照射,各种阴冷的元素在这里滋生,使得他一开门,...

《冥界的舞伴》免费试读


就在昨天晚上,钟强又开始夜游,他听到那个声音又开始呼唤他。

楼道里大概长年得不到阳光的照射,各种阴冷的元素在这里滋生,使得他一开门,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。

一个高大的身影由身边经过,他没有感到太害怕,因为他看出来那是住在隔壁的阿姨,她好像还同自己说了句什么,而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也忘记了,他一直很专注地看着那道门,希望它能在他面前打开。

啪的一声,门真的开了。

那呼唤声立刻变大了许多。

里面一定有人。

钟强拉开铁门,里面又是一道木门,他慢慢推开走了进去。

一个人就站在房间中央的黑暗中,像一具没有生命的人偶。

“小强,救救我。”

一阵低沉的声音萦绕在房间里。

“方林,是你吗?”钟强慢慢走过去,等看清对方的样子才停住,那果然是方林。

“小强……”

一阵阵腐烂的味道随着方林的话涌过来,似乎就是从他的嘴里呼出来的。

钟强下意识地后退,他知道方林已经不是人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高大的影子从黑暗中向他走来,更像是一个由空气凝结而成的魔鬼,它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,全身笼罩在黑暗中,嘴里似乎还发出磨牙的声音。

钟强张大眼睛,喉咙里塞着许多东西,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发出声音,他转身跑回家里,重重地把门关上。

他还在惊悸之余,钟树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。

钟树决定带儿子去看心理医生,当他知道儿子每天晚上总是在楼道里游荡时,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可怕。

“你的孩子并没有心理疾病,也不是精神分裂或者梦游,只是心里潜藏多年的情感一时得不到发泄,因而积郁在心中所形成的幻觉。”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医生听了钟强的症状后,对钟树这么说。

“医生,你能说得通俗一点吗?”钟树还是没能理解他的意思。

“换句话说,方林和于老师都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,所以当他们失踪或者死去时,他会感到特别的悲痛,自然而然地就更加思念他的朋友和老师;于是他的大脑里产生了他们就在眼前,产生了他们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幻觉来。至于为什么会在晚上听到有人召唤他,可以说是他的幻觉在作祟。”

“不是幻觉,是真的!”钟强对自己看到的东西深信不疑。

钟树瞪了他一眼,又问:“可他说房间里有死人,结果真的就有死人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“既然他能够感受到朋友和老师的存在,不管他们是生是死他自然也会感受到,这是一种先天性预知的超自然能力吧;但一般来说,最通俗的说法就是,这仅仅是一次巧合。”

也许真的像医生说的,那仅仅是一次巧合。钟树这么认为。

从心理诊所回来,钟强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,一直没有说话。

钟树来到吴童家,李彤也在,今天她休息没上班。

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吴童说出来后,吴童立刻显得很兴奋,他说他也要进去看一看。

李彤忽然说:“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女人也走进楼里,等我追进来的时候她就不见了。”

“你没有看错吧?”吴童问。

“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钟树陷入了沉思。

于是,钟树去找那个自称是楼长的老人,说他要到一号房间去看看,向他要房间钥匙。

楼长把眼珠子瞪得跟包子似的,嘴里一个劲儿地说:“你们不能进去呀,那里是幽灵的家,谁也不可以去打扰他!”

钟树笑了,“那是迷信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幽灵。”

“可是我手里没有钥匙。”

吴童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这个古怪老人。

钟树没有再问,脸上闪过一丝诡谲的神情,转身就走。

吴童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瞪了老人一眼,也跟着回去了。

钟树再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一根细铁丝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吴童不解地问。

钟树到底是警察出身,他把铁丝插进锁孔里后,一下子就把门给弄开了。

“想抓住犯人,就要具备比罪犯更高明的技艺。”

吴童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跟着他们来到楼里的古怪老人,在他们背后恶狠狠地说:“你们一定会为此后悔的!”

吴童不禁打了个哆嗦,回头去看,看到老人双眼绽放着凶光,再也不敢多看一眼。

门开了,一股浓重的气味弥漫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老人见劝说不成,摇头离去了。

房间里光线昏暗,一切都像罩着一层灰尘。

钟树一直走到靠近吴童家的那面墙壁上,顿时,他张大了眼睛。

原本发现尸体的墙上竟向外鼓出一块长方形,好像这里有道门被厚厚地封死了,别的地方都很正常,唯独这里凸出一块,钟树怎么看就怎么别扭。

吴童也注意到,但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他猛地抽了抽鼻子,闻到空气里有一股腐烂的味道。

“啊!”李彤猛地发出一声尖叫。

“怎么了?”吴童紧张地问。

“有个影子闪过去了!”李彤张大眼睛指着门外。

“你看到那个人是往哪个方向跑的吗?”钟树冲到门口,回头问。

“向外面。”

钟树飞快地冲出来,可是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,他想不到对方的速度竟然如此迅捷,他有些恍惚,下意识地向平房区看去。

老人正站在窗前,阴阳怪气地冲着他们笑。

这时吴童和李彤也跟出来,问:“人呢?”

钟树举目四望,无奈地摇摇头。

“一定是幽灵!”李彤惊恐地说,双手紧紧地拉住吴童的手。

三个人刚一转身,听到啪的一声。

“不好!”钟树大叫一声赶紧向楼里跑。

等三个人跑进楼里后,全都呆若木鸡地愣在原地。

一号房间原本开着的门,已经关上了。

“小强,你能肯定那天看到的墙壁里的死人就是于老师吗?”

问一个十岁孩子这个问题的确太可笑了一点,可是自从替他找过心理医生后,钟树有点相信钟强的话了。

自从昨天一号房间的门神秘的关上之后,他突然感觉自己像掉进了冰窟里,危机四伏,却又茫然不知所措。

“我敢肯定,那就是于老师。”钟强十分坚定地说。

钟树决定先从学校着手调查,吴童仍旧与他同行。

虽然半年前钟树曾经到光明小学调查过这个案子,但当时他只是帮忙,加上时日已久,当中许多细节已变得模糊了。

三个人坐公车到了光明小学。

吴童不时去看钟强,总觉得那双眼里隐含了太多复杂的感情。

到了学校后,三个人下了车,直向学校大门走去。

此时校门口正有一堆学生走进学校里,三个人也夹杂在里面。这里的管理不是很严,警卫没有盘问,他们很顺利就进来了。

到了教学楼前,钟树拍拍儿子,看着他往教室走去,才和吴童一起来到对面的办公大楼,向一个老师打听校长办公室的地点。

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前,钟树轻轻叩了叩门,听到里面传出请进的话后,他们才推门而入。

办公室宽敞明亮,靠近最里面的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,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正坐在办公桌后面,埋头读着什么。

由于办公室和办公桌都太大了一点,使得校长看上去有些瘦小,他一看到进来的是两个陌生人,因为他早忘了半年前钟树曾来调查过失踪案,扶了一下黑框大眼镜问:“你们是……”

“哦,您就是校长吧?我们是警察,上次调查方林和于洁的失踪案,我还来过一次呢。”钟树撒了个谎。

校长的眼镜真的很大。吴童一直盯着眼镜出神。

“哦,你好、你好。”校长怔愣了一下,慌忙从桌子后面站出来,热情地与他们握手。

吴童感到对方的手很粗糙,不过很温暖。

他一定是以为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命案。吴童看着校长稍嫌窘迫的样子,心里直想笑。

钟树为了缓和对方的紧张便说:“您别误会,我们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个人。”

“一个人?谁呀?”校长又扶了一下眼镜,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多了一些好奇和不安。

钟树盯着校长说:“于洁。”

“你爸送你来的?”

当钟强把书包放在课桌上时,沈贺问道。在钟强进校口时,他看到钟强身边跟着两个大人。

“是啊!”钟强看着这个富家子弟,在他眼中,沈贺几乎不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,少了一些骄傲自大,他们倒是很谈得来。

由于郎老师还没来,教室里闹烘烘的,学生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。

沈贺显得十分失落,“真羡慕你,我都不知道我爸什么时候才能回家。”

“你爸一直不在家吗?”钟强一直认为沈贺一定生活在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,茶来伸手饭来张口,从来不会有烦恼。

“我爸已经有一年不在家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可能是不要我了。”

这时,郎老师来了,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
钟强看了他良久,原来沈贺也有烦恼,他没有父亲,就像他没有母亲一样。

他又开始看着窗外,耳边依稀又响起方林的声音。

“于洁这个老师人很好,平时无论是教学,还是平时对学生的关心,她都做得很好,可惜!唉……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,真是老天不长眼呀!”校长非常感慨地说。

钟树也感到很心痛,但他转念又问:“在于老师失踪前,她有没有表现得与过去不太一样呢?”

校长扶着眼镜想了想,最后摇摇头,“这个倒没有。”

“您认为她和方林的失踪有关联吗?”

“这个实在不好说,谁也不知道那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钟树看实在问不出什么线索来,就草草结束了这次谈话,临走前,他从校长手里要了于洁和方林两家的住址以及双方父母的资料。

“下

阅读全文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冥界的舞伴》冥界的河 第8章 调查 冥界的舞伴LOLI